井岡山市茨坪干部教育培訓學院

井岡山史料

朱軍長賠壺

作者: 井岡山紅色培訓發表時間:2018-12-20 11:00:00瀏覽量:302

井岡山紅色教育,井岡山培訓

1928年的冬天,朱德和普通戰士一樣,身穿兩件單衣,每天在風雪里奔波,或部署戰斗或帶隊操練,或檢查哨口……由于衣著單薄,辛苦勞碌,他的手和腳都生了凍瘡,腫得好高。

軍部的傳令兵小何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他想起自己以前在家里時因為生凍瘡,母親晚上給他燒好熱水,燙腳時用煨熱的蘿卜輕輕擦凍瘡,很有療效。于是,他到洋橋湖軍部隔壁的林大娘家借來一個燒水用的陶瓷茶壺,并買來幾個生蘿卜,如法炮制地讓朱軍長燙腳、擦洗凍瘡。

一天晚上,北風呼號,雨雪交加。朱德和二十八團的幾位干部圍著八仙桌研究問題。夜已深,小何守在一邊打瞌睡。朱德就叫小何先去睡覺,他起初不肯,直到朱德讓他把茶壺放在熱灰里煨好,他才走出房門去睡了。

半夜過后,朱德送走了二十八團的那幾位干部,來到火邊,邊烤火邊思考問題。由于幾天來一直熬夜,沒休息好。突然腳一伸碰翻了陶壺陶壺碰在地上磕破了。

第二天清晨,小何看見破碎的陶壺,不知怎么回事,朱德見小何望著陶壺發果,就從口袋里掏出幾個銀毫子,對他說:“我昨夜不心把陶壺碰倒了,你等下出去看下能不能買到樣的陶壺回來。等小何再次回到軍部時,朱德見他兩手空空,就知道沒有買到,便安慰他說:“沒買到不要緊你去向林大娘道個歉,把這幾個銀毫子賠給林娘吧。”小何說:“都怪我,要不是我那么早睡覺就不會發生這事了。您那凍腳怎么辦?”朱德拍拍小何的肩膀說:“凍腳問題可以慢慢來,但壺要馬上賠。你先到林大娘家賠壺,改日我再向林大娘當面道歉。”

小何見朱德如此認真,知道拗不過他,接過銀毫子,來到林大娘家。“大娘,對不您借的那把壺拌破了,這是賠給您的錢,一把陶壺用了總會壞,還用得著賠?紅軍和老百姓是么這么見外呢?”“要賠,要賠。朱軍長特別交代,我們有紀律,損壞東西一定要賠,這么小的事朱軍長還親自過問啊!,實話說吧,昨晚上朱軍長工作到很晚,還沒泡腳就在灰堆旁睡著了,不小心把壺碰倒了。改天他會當面向您道歉,請先接下他的賠款吧。”林大娘接過錢,久久說不出話來。“早就聽聞紅軍紀律嚴明,領導以身作則,專替老百姓著想,今日看來,確是如此啊!

茶壺雖小,關乎群眾利益,關乎紀律的嚴肅性。朱軍長以身作則,帶頭遵守紀律,帶頭維護群眾利益,體現了黨和人民軍隊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、嚴格的紀律意識和勇于擔當的精神。群眾利益無小事,紀律面前不含糊。領導干部要以身作則,從小事著手,站在群眾角度想問題看事情、做決策,眼里有群眾、心里想群眾,時刻把群眾利益放在身上,切實維護群眾利益。

 

 

 

2018-12-20 302人瀏覽
上一篇:一罐食鹽